Felix North

Felix North

Felix North

费利克斯北 亲眼目睹了中共十九大以来深化改革为中国的政治经济地形所带来的革新。他对加密代币以及区块链技术的浓厚兴趣不停留在实际用途层面,而包括其必将引发的一系列监管、立法层面的挑战。他是法学硕士。
  • The UAE is exploring tokenized securities

    刚刚,迪拜无声无息地为证券型代币发行STO创造了法律空间。

    总部位于迪拜的一家咨询公司高层透露,阿联酋即将成为国际STO的中心。不久的将来,这个中东国家将创造条件启动受全程监管的合法STO。 联动全球战略咨询公司(CGS)执行合伙人杰森·金先生向Crypto Briefing透露:阿联酋的金融监管部门- 迪拜金融服务局(DFSA)- 于近期悄无声息为合法的STO构建了法律框架。 金先生表示:“他们[迪拜监管部门]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普遍采用视为必然,但并不会任其泛滥。” 到目前,迪拜关于证券型代币的法规在隐蔽制定之中,然而金先生表示新技术一定会让该地区受益。迪拜繁荣的金融圈、房地产市场都能借助证券型代币的东方而进一步向外扩展。不受泛滥于西方国家的遗留银行体系约束,使得阿联酋能够免于对抗、快速、顺利地完成转型。 ÆLF币的团队已经开始探索迪拜的STO空间。 ÆLF链(ELF),一个基于云计算的高可扩展性协议,通过与CGS的合作初步打入迪拜市场。ÆLF联合创始人,陈注伶表示此次战略合作是为了在该区域扩大经营范围。接受电话采访时,他表示:“中东自顶向下的治理模与其他地方不同。我们需要CGS这样的人才能通行无阻。” 陈先生表示迪拜并不是个例,该区域别的政府也在想办法将经济从石油过度到新的领域,科技是其中的一个例子。该区域最大经济体,沙特阿拉伯的主管部门也对此表示浓厚的兴趣。 尽管如此,阿联酋暂时领先。本地投资者为ÆLF和其他新兴科技注入巨资的行为受到了政府以及统治阶级家族的大力支持;陈先生表示,他的团队将整个局势视为一种创造价值的机会。2020年前,大力发展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官方政策意味着迪拜许多当地公司已经开始将区块链技术融入其业务之中。 陈先生表示,虽然团队仍在考虑各种方案,但ÆLF正在考虑自行开发一个基于侧链,类似Polymath(POLY)的STO平台。本项目希望通过与阿联酋政府主管部门开展持续有效的对话而打造一个完全符合阿联酋以及迪拜法律法规的发行平台。 发现石油之前,迪拜已经是一座重要的全球贸易枢纽,数以万亿美金的主权财富基金仅次于中国。如果新兴科技是新的黑色金子,也许在迪拜两者皆能接通。 免责声明:本文作者未投资本文所提到的任何代币或加密货币,但持有其他数字资产。

    News

  • Searches for Bitcoin reached an 8-month high

    比特币关注度创八个月新高

    出乎所料,本月大众比特币(BTC)关注度明显回升,谷歌搜索量一度达到了可以与上一波加密货币牛市行情尾部的至高点相媲美的白热程度。 定期汇编搜索量数据的谷歌[搜寻趋势](Google Trends)发现,11月初以来含“Bitcoin”字眼的全球搜索量实现翻倍增长。 谷歌旗下的搜寻趋势网发现,从1-100的范围中,含“Bitcoin”字眼的搜索量从月初的8增加到本周的17。这也是近八个月,4月初以来的最高值。 比特币关注度创八个月新高 其他币圈相关字眼的搜索量温和上扬,然而热度无法与比特币相提并论。‘Cryptocurrency’ 字眼的搜索量也稳步攀升,达到12。上次达到这个数是8月初。当时,美国SEC(证券交易委员会)推迟了关于芝加哥期权交易所提交的比特币ETF许可证申请的决定。 主攻汇款结算的瑞波币背后公司“Ripple”的搜索量近三个月没有明显的变化。“Ethereum”(以太坊)的搜索量少量提升,然而还是不如九月中旬。 11月初,广大群众对比特现金(BCH)的关注度达到了年初以来的峰值,这一数据与两周前的硬分叉呈现高度吻合,当时两方的敌对状态吸引了主流媒体的关注。 比特币热算不算好事? 比特币搜索量的急剧攀升与占据11月的市场崩盘呈现高度吻合。周日晚上,随着支撑线的全面瓦解,比特币跌到了$3,600美金的年度新低;两周内比特币市值缩水$1000亿美金。这一则占据各大币圈门户的新闻也被主流媒体广泛传播,也许比特币关注度的提升与此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 加密货币融资平台BITY的CEO亚历克西斯·鲁塞尔表示:“当价格跌入谷底,大家的看法也会产生变化。许多传统的评论人都在宣称比特币死了,然而事实上,实际用例一直呈现增长趋势。我们已经迈入了一个“BUIDL”的新纪元,行业正在逐渐成熟起来。” 市场仍需恢复,然而这次崩盘又让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回到了聚光灯下。虽然本月的搜索量远不如去年同期,但是一波新的热度给市场带来了一丝希望。 对私交易协议ZCOIN的首席运营官,鲁本·雅普表示:“总体的加密币意识提高是一件好事。比特币属于避风港,会一直坚守。或许竞争币没那么坚挺,可是如果能达到与比特币同规模的采用率和社群基础会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因为一个多元化的加密货币生态环境创造的价值比一个单纯的货币交易市场多得多。” 本文作者持有比特币BTC和以太坊ETH,在文章中有所提及。

    News

  • Bitcoin Accepted Here Paying With BTC In Nairobi

    这里接受比特币:内罗毕可用BTC买单

    步入温馨的酒吧时,我异常地兴奋。这是我第一次在一家本地酒吧使用比特币进行支付。2017年8月我开始投资加密货币,可我从来没有用以给当地商家进行支付。 我和朋友们都喝足了象牙牌啤酒(当地酿造,肯尼亚全国最受欢迎的啤酒品牌)我们要求用比特币买单。服务员指了柜台上的彩报,我们扫了一下条形码进行了支付。走出酒吧的那一刹那,每一个人都飘飘欲仙。现在,我们不局限于炒比特币,我们已经实际用于交易! 对很多人来说,比特币是一种投资 刚才所说的酒吧名字很贴切,叫比特币酒廊,距离内罗毕15公里。在一个不是完全接受,甚至不太了解加密货币的国度里,这样的商家可谓凤毛麟角。在酒吧里,可以品尝肯尼亚烧烤(NYAMA CHOMA)也可以边看球边喝酒。然而,这家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接受加密货币支付。 可能听上去高大上,可是实际用加密货币买单的人却少之又少。在肯尼亚,拥有加密货币的人不多。那些少数的拥有者当中,都将其视为一种投资行为。大多数都是被那些炒币暴富的故事所吸引。 一次马马虎虎的经历 根据上述情况,我决定与酒吧的几位客人互动了一下,问了他们有没有用加密货币进行支付的经历。不出所料,许多客人不拥有加密货币。其中有两位小伙儿用过比特币买单,可是体验过程非常糟糕。 其中一位,吉拉德·姆缇索表示,因为有人劝他通过投资该项目一定能发横财,所以他去年的12月购买了价值1万肯尼亚先令(相当于$100美金)的比特币。这位年轻的大学生决定用他的比特币买酒水,然而交易进行了数小时仍未通过。最终他还是用了M-Pesa(当地一种移动支付平台)。不过,第二天收到比特币的时候,酒吧老板还是通情达理,把钱退给了年轻人。 比特币酒廊邻近于国家第二大学府:肯雅塔大学。因此我决定到校园里采访几位学生,看看他们对加密货币了解多少,有没有在交易中使用过加密币。 我发现,许多学生听说过比特币,可是很少有人买过。实际用以交易的人就更少了。主要的原因是本国接受比特币的商户屈指可数。接受加密货币的商户中,大部分学生只知道比特币酒廊。 非洲采用加密币零零碎碎 在许多发达国家里,加密货币的概念已经生根发芽,加密币支付通道五花八门。无需开通加密货币帐户,也不需要对比特币有深入的了解,这些支付平台提供无缝衔接可以让商家轻松接受比特币支付。这些平台可以直接将比特币转换成商家中意的货币、将款项汇至银行账户。上述平台包括:Coinbase、BitPay、CoinGate、Gocoin等。 肯尼亚没有这样的服务。因不愿承担比特币价格可能暴跌因而造成损失的风险,许多商家对比特币深存疑虑。诸如比特币酒廊的少数接受比特币支付商户直接把比特币存入自己的比特币钱包之中,用于加密货币交易。 碍于政府对加密货币的政策,上述情况得不到改善。肯尼亚政府一而再警告其公民不要投资加密货币,避免造成经济损失。国家央行也持相同的态度,央行行长发出警告称比特币热很可能是一种金字塔骗局。许多非洲国家的政策大致相同。不过在少数国家,比如南非,接受比特币支付的商户的数量相对高很多。在这些国家购买电子产品、享受按摩、甚至聘请舞者的交易都可以使用比特币。 非洲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的政策也很相似。许多商户为了吸引不同的客户群体而开通了比特币支付业务。在非洲,比特币想成为一种主流支付方式,甚至想达到现行移动支付平台的普及率还任重而道远。然而随着越来越多诸如比特币酒廊的先驱的努力,非洲大陆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作者持有加密货币。

    News

  • Crypto volatility has doubled over the past two weeks

    加密货币的波动率两周以内翻倍

    周一的币圈以强筋的势头全线飘绿。虚拟货币本来就是难以预测的,然而近两周本来呈现逐渐平息势头的加密货币波动率骤然攀升。三周前,各币价格基本稳定,然而今非昔比。这两周内,某些代币的波动率甚至翻了三倍。 用真实波动幅度均值(ATR)的方法粗略的算一算近14天来各大主流加密币的波动率百分比便会发现,月初以来,某些主流加密币的ATR指数翻了三倍。 波动率是某一种资产的价格在某一个规定期限内的波动程度。宪法支持的缺失加之自身背后的技术使得加密货币必然成为一种波动性很强的资产。 举个例子,比特币现金(BCH)的ATR指数从11月1日的20以下突然猛增至上周末的60多。莱特币(LTC)的波动率从1.9到3.4也上涨了80%。由于ATR的计算方法基于资产价格,即便经历了相同的价格浮动,不同资产经常会测算出不同的ATR指数。 随着市长价格的回落,比特币现金BCH的波动率陡增。图像来源: TradingView. 虽然比BCH少些,可是LTC的ATR指数急剧攀升与本币二月以来近乎完美的波动率下滑线相悖而驰。 回顾其他加密货币,恒星币XLM的ATR指数增幅高达130%。可能相对含蓄,XRP的波动率也上升到64%; 以太币ETH升至50%。和比特币现金一样,比特币BTC的波动率变化也非常大,ATR指数从月初的156翻倍涨至周日的峰值333。 比特币曾因以相对稳定著称而吸引了投资者的青睐。图像来源: TradingView. 加密货币市场 上周五,加密货币以约$1400亿美金的市值结束了长达两周的下滑趋势。11月中旬至今约三分之一的市值超过$700亿美金人间蒸发。虽然表面上价格有触底反弹的希望,可是上周六下午的价格仍在下滑。 面临此次严峻的下行压力,市场跌至周日上午$1140亿美金的新低,离$1000亿的分界线近在咫尺。此次回落创出了市场估值18个月以来的新低。  目前,大部分代币价格温和上扬,开始挽回周末蒙受的重大损失。榜上有名,比特币价格稳居近$4000美金;今天上午价格涨幅均超过10%的莱特币、艾达币ADA、恒星币涨幅降速,却仍在平稳上升。 面对以太坊的略微下滑,瑞波币1.8%的涨幅进一步巩固了这个以清算著称的代币总市值排名为第二大加密货币的地位。 硬分叉后价格暴跌的比特币现金BCH似乎迎来了第二春,价格涨幅领跑加密币榜单前20名。近24小时涨幅超过26%,近1小时的涨幅达13%,从$182增至$215美金峰值;市值涨幅高达$6亿美金。 动荡的币圈 众多迹象表明市场的过度反应拉低了价格,甚至某些加密货币很可能被“超卖”。这周是否能反弹,市场前景尚不明朗;普遍的不良情绪仍然占主导地位,仅一则“熊闻”足以把虚拟货币再次推向万丈深渊。 前几个月比特币如此稳定的价格让许多交易商将其视为一种非官方的稳定币。九月以来,比特币价格一直保持$6500美金上下,浮动区间很窄。虽然理论上BTC跌到零毫无阻碍,可是当时分析师称该区间可作为投资者参考市场的导读。出乎该区间范围的价格可理解为或牛市或熊市的前兆。 面对支撑线的全面瓦解,投资者、交易商难以猜透加密货币的真正价值。比圈的动荡也许仍将继续数月市场才能找回平衡回归稳定。 作者投资比特币、以太坊,并在文章中有所提及。

    News

  • Tontines make comeback - 17th century financial annuities that rewarded the last man standing are coming to the blockchain

    在区块链上17世纪金融工具又焕发第二春。好哇!

    有人说区块链就是未来,可是仔细一想过去也可以找到它的影子!除了新潮的分布式应用程序和新型的经济模型之外,智能合约也为历史长河中一个最古老的金融概念之—,“通天式聚金养老会” Tontine 注入了新的活力! 通天信托公司(TontineTrust )扬言要通过区块链技术让这种古老的金融工具重返世界舞台。公司的网站用大号的标题向世界宣告,通天是“有史以来最受追捧的点对点式保险产品” 。官网还用大写的字母宣布通天式聚金养老会 “1653年以来的总投资规模超过$1600亿美金*.” 公司官网解释道: 随着分布式账薄技术的问世,时机已成熟:我们要通过一个以高级数学、不可篡改的账薄以及匿名化账户为保障的无信用点对点式机制,为用户节省可观的成本。 如果你现在正在翻词典查Tontine这个词的含义,可以判断你应该不是推理小说的忠实粉丝。 通天式聚金养老会是一种养老金和俄罗斯轮盘赌的混合机制。每一位参与者会把钱交到一个共同的资金池里,每年平均的分取利息。比如:13个人入会,每年可分共同资金池年利息的十三分之一…直到有一天张大妈劈柴的时候突发心脏病离我们而去,然后只剩12个人…直到有一天三哥不幸得了一场瘟疫,没挺过来,然后只剩11位了… 与普通年金不同的是时间越长,分到的利息越高,这就意味着人越长寿,收入越丰厚。谁能屹立不倒坚持到最后,谁就能继承这一笔横财,全部占为己有。(也许是引用威廉·夏特纳昨日关于以太坊的推文)通天信托公司把这种形式形容为“多福多寿”。 由于收益随着参会人员的死亡而增加,所以这种“死亡赌局”成为了昔日许许多多侦探小说里惯用的故事桥段。故事里通常会意外发现某一个远方的亲属是某一笔横财的继承人。因为够老套,通天也在《辛普森一家》、《间谍亚契》等多部喜剧动画片里被拿来恶搞一番。 其实真正的聚金养老会并不是阿嘉莎克莉丝蒂侦探小说里所渲染的那种贪婪死亡契约,反而昔日的通天曾经是受人尊敬的金融工具。路易十四世曾利用聚金养老会为其战役筹集了大量的资金,也算是文艺复兴时期版本的赤字开支。说到近代,纽交所的原址是华尔街通天咖啡屋。最早成立咖啡屋的资金来自何处?你猜猜吧… 然而回到现实当中:入会有风险,聚金需谨慎。加入通天会的风险远远不止“天黑请闭眼”那么简单。 首先,在美利坚合众国通天是非法的:这是过多参与者利用(不怎么智能)合约漏洞的严重后果。然而在法国这个经常有沐浴者死于吹风机坠入浴缸**的国度里,聚金养老会的普及度依然较高。 另外引人深思的是通天信托公司的支付以其自主开发的 $TON “通币”进行计算, 目前此代币唯一预期的用例是为其他的通天聚式金养老会筹集资金。平台能否获得成功,恐怕神探夏洛克也难以推断。 再过两个月,通天信托公司的私下认购就要开始了,市值的软限额定在$1000万美金。 *我们在该网站上未找到星号所指的文献。 **好像是吧… 作者未购买“通币”,可是拥有其他数字资产。

    News

  • Blockchain Poised To Clean Up In Advertising Industry

    区块链席卷广告业志在必得

    一项近期的调查指出区块链技术也许能挽救岌岌可危的广告行业。由 Adledger和TV[R]EV联合发布的报告发现:大部分广告业高层管理人员认为广告业的未来与分布式帐薄技术密不可分。 调查访问了近100名广告业的高层管理者,对于“区块链就是广告业的未来”一句,70%的受访者表示“同意”或“非常认同” 。少于12%表示某种程度的不同意。其中10.3%的人回答“什么事区块链?” 广告业 “四面楚歌” 广告发布者声称广告业面临着一场“危机”,而报告对这场“危机”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报告称:“广告发布者的利润以效率的名义,莫名其妙地被复杂的中间层抽走”。报告提到:“每一笔广告费大约有70%会掉入一个数字的万丈深渊”。 报告的作者发现数字广告的许多问题要么源于恶意的诈骗行为,要么源于对用户隐私的威胁。黑心用户可轻而易举地通过恶意点击软件提高流量,亦可通过域名伪装对广告主进行诈骗。 更不祥的是数字广告界的“垄断双雄” – 谷歌和脸书构成全球线上广告销售额的四分之一,日复一日积累着海量用户信息。 报告建议可以通过数字账薄技术去掉广告主和终端客户之间的中间商,从而提高效率。目前,广告的购买从终端消费者到广告发布者要通过数个中间商。有时,广告发布者的利润只能分到原先的百分之30%。 报告分析:“广告业供应链的长度和复杂性使得营销人员难以精确推算自己的广告经过多少手,甚至也难以判断某一次程序化购买行为涉及哪些公司。” 相反,即便使用初级的分布式账本技术也可以大大地精简优化广告购买过程。使用一个透明化的共同账本可以减少对中间商的依赖。当被问起:“你认为区块链技术会减少供应链的中间商吗?”超过一半的受访业内人士以肯定的语气回答。 更佳的用户体验? 或许可以说精简遗留广告市场是一种极简主义,而报告又大胆地提出了一个颠覆性的创意:创造一个改善用户体验的新型广告模型。 报告将新形式形容为“极端区块链”,志在“让消费者参与到广告交易之中,让他们主观意识到自己的个人信息对广告发布者与广告主的价值。” 虽然报告并没有点名道姓,它暗指可以通过某一些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网络浏览器或者为参与广告的消费者提供报酬等方法让消费者积极参与到广告购买环节之中。 近期可融于Brave浏览器的BAT代币在业界激起了千层浪,同时Lucidity正在创建一个完全透明的数据平台使业界为之鼓舞:由此可以证实前面所提到的模式离我们越来越近。 Crypto Briefing曾报道过能为广告主和消费者双方创造价值的重大突破和创新,不再需要局限于在众多人眼里代表着零和博弈的现行的模式。 与此同时分析师预测 “未来两到三年内,区块链技术的采用率会实现更广的普及。” 作者拥有数字资产。

    News

  • Ditch Ethereum ETH at your own peril says Dapp developer

    DApp创始人放狠话:抛弃以太坊、后果自负

    近期以太坊(ETH)负面新闻缠身:曾经基于以太坊的dApp纷纷搬迁到别的网络; 以太币价格也跌入了谷底。不久前,出席研讨会的一位加密货币交易商将以太币比喻成“狗屎”。就在此时一些项目纷纷站出来保护正处在风口浪尖的“王母娘娘”。这些忠实的拥护者声称,虽然以太坊并不完美,但是它仍然比市面上的其他平台好。 优里尔佩勒(Uriel Peled)是Orbs的联合创始人。Orbs是一个为知名品牌提供区块链技术解决方案的分布式应用程序,它基于以太坊网络;旨在为大型企业提供基础设施建设、技术支持使其能够自主研发易于扩展,高效、安全的分布式应用程序。今年五月进入尾声的首次代币发行,此项目融到了$1.18亿美金。 接受Crypto Briefing电话采访时,佩勒透露他曾经对以太坊平台深存疑虑:由于存在扩展性能的严重缺陷,他当时对以太坊的未来没有任何信心。他说:“网络根本就行不通。概念验证虽好,可是我最初的想法是它会被下一代网络平台超越、取代。而我现在认为以太坊网络不会消失”他补充道。 网络提供以太坊dApp安全保障 佩勒将以太坊视为行业的基本技术标准。目前有一百多个(参差不齐)的ERC20代币活跃在生态空间之中。原先,大部分项目的公开发行都是在以太坊的网络上进行的,而且在去年的首次代币发行牛市中,以太币是当仁不让的硬通货。佩勒说:“比起其它项目,人和项目就是对它[以太坊]更熟悉。在这一方面,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到第二个能直接向他们发起挑战的网络平台”。 此外,更加重要的是它的网络是安全的。基于以太坊的dApps不能通过平台本身实现渗透。佩勒认为许多项目光聚焦可扩展性而忽视这一关键因素。他解释,ORBS虽然基于以太坊却仍然实现了网络优越的可扩展性能。 佩勒说:“吞吐量的提高项目可以自行研究,没错。但是关键在于安全性能的提高无法在项目上线后进行。如果网络本身存在漏洞,黑客和恶意攻击者就能通过后门渗透你的dApp。据我所知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损失无法挽回”。 佩勒表示,广大社区成员应当将以太坊视为一个理想中的基础层:它很安全,并且大部分人对它很熟悉,加之项目可以利用附加层级自行开发诸如隐私和可扩展性能的其它功能。本质上,以太坊具备成为最优分布式网络的条件,前提是其它项目把它作为加层的基石。 佩勒问:“我们真的需要一个专门为匿名支付而设计的区块链吗?不,我们并不需要。像Zcash和Monero这样的项目无疑做的很出色;隐私非常重要,可是仅仅为了单一的某一个功能而去建设一个完整的网络则完全是杀鸡用牛刀”。他补充道:“完全可以用以太坊网络作为基础去建设一个匿名支付层”。 区块链平台永不言败的王者? 以太币的价格通常被视为唯一衡量以太坊项目价值的度量标准,而达到年初$1350美金的峰值后,它进入了一个下行通道。有人认为$200美金是以太币的最低价,而高于此价则是进入牛市的信号。 能否找回昔日的辉煌?无人知晓。有人预示以太坊会成为2019年最大的赢家之一,实现300%的增值。可众说纷纭,与其相反另外有许多人预示以太币的价格会跌倒$0。 我们通常以价格为王,然而此时佩勒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从长期的角度出发,最重要的不是以太币的价格,而是以太坊网络提供的基础设施层。在这样的一个架构里,其安全属性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其他因素。 EOSIO (EOS) 主网的启动被安全问题弄地狼狈不堪。曾经有一段时间黑客进入了Block.one的电子邮箱账户给EOS币的持有人发送了几千封垃圾邮件。良好的可扩展性和零交易费是EOS最大的两个卖点,使广大社区成员对它有好感。然而基础层存在安全漏洞,对其未来发展永远是一种限制。基于EOS的分布式应用程序可能会存在根本性的安全漏洞。 一年以来王母娘娘经历了风风雨雨,可是优越的安全性很可能会成为她的护身符,更何况基于以太坊的Dapps会义不容辞地为她保驾护航。 作者是以太币ETH的投资者,并且在文章中有所提及。

    News

  • Initiative Q Has Fintech Fuddled Free Money For Everyone

    蛊惑金融科技界的Q计划:免费洒金,人人有份?

    不时,Crypto Briefing会戴上一副厚厚的像皮手套到邮件的垃圾箱里彻底清洗里面的沉渣。各种词不达意,天马行空的小道消息向我们介绍的鬼点子真的可以说是五花八门 — 彩票、通天式聚金养老会、分布式博彩应用程序、以及我们非常熟悉的金字塔骗局和风格各异的传销把戏。 最近有那么一个项目步入了我们的视野,格外抓人眼球。它的名字叫:Initiative Q(Q计划)。这是一个奇妙到连加盟费都不需要交的一夜暴富计划。该项目的病毒式蔓延堪比当年鸟叔的江南STYLE。至于是福是祸,我们也很困惑。 Q计划坚定地向我们保证它并不是一种加密货币,也不想要我们的钱。而我们却无法相信,因为项目官网可以为陈年列表上的所有选项打勾,拥有一个加密货币网站应当具备的所有条件:一个朗朗上口,尽显神秘黑科技范儿的项目名称;一个显示免费洒金最后发放期限的倒计时器;人为的稀缺性 (“邀请限定!”) ;还有一个可爱的卡通警告: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加入Q计划能免费获得$5.1万美金。怎么申请银行账户的时候光给我一个破支票薄… 唯一缺席的是一个来自LinkedIn网复制黏贴式的核心团队介绍,一份可疑的白皮书,一个用Javascript脚本的原子颗粒效果背景;和(不好意思,约翰·迈克菲先生)一位堂吉柯德式的约翰·德·兰西作为项目代言人在推特上传递福音。 什么是Q? 也许我们不妨假装一下自己相信绝对大多数人不敢相信的事。换句话来讲,假设一下我们真的对Q计划信以为真。它将用一颗赤诚的心重塑金融界,至于具体的方法嘛….会有的。 开场白如下: 现如今的所用的支付体系(信用卡、现金、电汇)已经被淘汰了,因此我们都承担着不必要的费用…. 那么为什么我们没有采用新型的,更为优质的体系呢?因为目前存在着一个所谓的“鸡和蛋”的障碍:买家不会加入一个没有卖家的支付平台,卖家也不会加盟提供一个无买家使用的 支付渠道。 不了解的人可能会认为光靠病毒式口碑营销不足以搭建一个21世纪的支付体系。你可能会觉得还缺少制作硬件的工厂,设计加密机制的码农,确认项目万无一失的独立审计机构等。 而根据Q计划的说法,你的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它就像是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随着万千用户的加入,先进的支付技术将被部署, 支付体系会变的越来越受欢迎,Q币会变得越来越值钱,赠送与早期用户的奖励会实现其潜在的价值。 更多 先进的支付技术将被部署?被谁部署?哪里部署?怎么部署? 显然,搭建金融网络最关键的一步是找到喜欢天上掉馅饼的人。我们为Q计划如此敏锐的洞察力点一百个赞。 像加密货币,只是没有数学或经济学基础而已 后面的计划写的简直天真到令人怀疑它有可能是诚实的。和大多数首次代币发行一样,越早加入,得到的Q币越多。你只需要提供自己的电子邮件,朋友的电子邮件,并且在社交媒体上给Q计划进行宣传。 货币供给才是Q计划真正好玩的地方:没有固定的量,也没用根据算法定义的通胀率。Q计划货币供给的管理模式好比社区的居委会: Q计划中,一个由Q网络利益关系人选举产生且独立于Q计划公司的货币委员会将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此委员会将负责货币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决定Q币总的发行量,为其增加或减少选择适当的货币工具…. 我们真的很希望可以介绍的详细一点,可是没有下文。选任货币委员会委员的选举如何进行,委员需要什么样的资历,委员会的经济哲学;这些难题通通的抛给读者,自己琢磨吧。 根据官网的介绍,项目的合理预期价值为$2万亿美金。其根据是一些关于“货币流通速度”的无稽之谈。 官网充斥着这样的谬论:一些本该令人肃然起敬的专业术语,因为缺乏详细实施方案,没有任何的来龙去脉而变得万般空洞。 何必呢? 我们也很纳闷:为什么会有人费大力弄这么不靠谱的玩意儿呢?如果完成陈述的时候Q计划像大多数传销骗局一样,向你发出邀请,让你“自己当老板”也许我们能理解背后的动机,而奇怪的是项目根本不要我们的钱(目前是这样的)。 加密货币怀疑者David Gerard提出了这样的一个假设:Q计划的实施是为了收集一个容易上当受骗的人的名单,加上他们的电子邮箱地址以及亲朋好友的电子邮件。仔细琢磨一下:在某一些圈子里这样的一份名单大概也值几个银子吧? 毕竟,官网声称… “Q计划采用最先进的算法分析个人的线上行为…” 我勒个去! 还有一个更有趣的假设:Q计划是营销花招。当你输入个人电子邮件,点击确认之后,每个人会收到一封题为“你上当了!” 的邮件,解释人类易于上当受骗的特点。这不会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儿:为了保护投资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曾经推出了Howeycoin的虚假ICO,不过当时他们并没有收集用户的个人信息。 项目的背后究竟是谁?一个意识到了搭建支付体系的正确方法是通过收集电子邮件招收数以百万新成员的当代中本聪,还是一个意识到了搭建支付(给自己的)体系的正确方法是通过收集电子邮件招收数以百万新成员的当代麦道夫? 你自己决定吧。 另外,还有好消息!如果今天加入Q计划可以免费得到双倍的Q币! 本促销不适用于所有司法管辖区,详情请阅读我们刊登于《好管家》的广告。 作者没有投资Q计划。

    News